Alphabet财报电话会议实录:员工人数增速将逐步减缓

腾讯科技7月31日讯 谷歌母公司Alphabet(纳斯达克证券代码:GOOG)周五发布了该公司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财务报表。财报显示,Alphabet第二季度总营收为382.97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389.44亿美元相比下降2%,不计入汇率变动的影响为同比持平;归属Alphabet的净利润为69.59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99.47亿美元,同比降幅达30%;每股摊薄收益为10.13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每股摊薄收益为14.21美元。财报发布后,Alphabet盘后股价上涨0.88%,报1551.88美元/股。

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谷歌、Alphabet首席财政管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投资者关系主管艾伦·韦斯特(Ellen West)出席财报电话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分析师的提问。

【】

分析师:露丝,可否浅谈一下成本结构呢?我们知道,你们在持续不断地进行投资,以进一步推动长远的增长。我想知道,随着未来几个季度有望出现营收的好转,你是怎么思考这个方面的?另外,你提到,相对于去年 六月底而言,搜索方面的趋势保持持平,我想知道,你们就过去一两个月新观察到的迹象,有没有什么想补充的么?

露丝·波拉特:在成本结构方面,正如我们上一季度所说的那样,我们还未将关注点放在提高短期效率上。皮查伊也同样提到了,我们把投资的重点放在长远发展上。

具体地来说呢,在营收成本方面,技术和内容方面的投资很显然是跟营收挂钩的,还有显著比例的营收成本不是跟营收增长直接挂钩的。我在前面的发言有提到,我们正关注于整个生态系统的用户体验的提升,所以,我们正在这方面进行投资,以确保我们持续地支持我们的产品,让它们在各种环境中都一直可靠下去。

在运营成本方面,其中的大部分都跟短期内的营收是不挂钩的。尽管,我们预期同比员工人数的增速将逐步减缓,大家也知道,我们在针对云服务大量吸收人才,并采取短期措施以提高效率,然而,我们仍在为长远发展而进行投资。我们想要确保我们在这些权衡中做正确的决定。我有提到过,我们预期,2020年的员工人数增速将同比至少降低20%,尽管在两个方面,员工人数其实是在上涨的,一个是我们将把部分第三方客户服务岗调整为谷歌自雇运营中心岗,这一变化其实不会带来运营成本的变化,另一个是我们希望妥善处理我们对Fitbit的收购。

关于你提出的第二个关于搜索趋势方面的问题,截至第一季度末,广告方面的收入逐渐提高了,这不光是来源于搜索,还来源于YouTube以及整个谷歌广告投放网络。在搜索方面,第一季度搜索方面的营收有一定的降低,而在第二季度,用户更多地就购物相关话题进行搜索,因而广告主也更愿意在这方面投资了,而这带来第二季度搜索趋势的逐渐增长,最终带来的结果是,截至六月底,搜索方面和去年同期持平。我们感到非常高兴,因为这一季度广告方面的营收有逐渐增长。我们觉得,因为目前状况还都很不稳定,一切还不能下定论。而大家知道的,广告主的投资量是跟大环境成正比的,因此,还是要看宏观大环境,因为这是我们用于观察业务走势的最主要因素之一。针对你的问题,根据我们的估算,七月我们有看到很小的回升。

分析师: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问两个关于谷歌云方面的问题。桑达尔,就近期的变化、以及考虑到疫情,客户逐渐将工作量转向云端的速度,你怎么看?另外,微软有就这个话题聊过一些,那些加快将工作内容往云端转移的公司,能在多大程度上抵消掉行业或公司受到的消极影响?其实,跟往常相比,他们对云端的使用率其实是降低的。那整体给增长带来的影响是怎样的呢?

桑达尔·皮查伊:总体来讲,从我的角度来看,我们正在为加大谷歌云规模而进行投资,尤其是人才方面,比如工程人才、面向市场的人才、当然还有数据和云方面的人才等等。随着谷歌云的规模不断扩大,我们感到高兴,因为我们有看到更高效的运行,在上一季度,我有进行过很多次地对话,我们有很多大客户加入到谷歌云客户的阵营中来,有大量大型的电信行业的单子、银行的单子等等,德意志银行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因此,总体来说,我感觉我们此刻的表现是强劲的,一切都进展得比较顺利。公司都在考虑数字化转型,而且都是站在长远角度计划的。此外,我们在大力地扩大其规模,性能也一如既往地好。

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总体来说,我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我强调的点。很显然,你说得很对,你有指出目前的情况对每一家公司的影响都是不一样的,但是呢,今天,就这方面而言,我不觉得有什么是特别值得关注的。

分析师: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桑达尔,我们一直试图弄明白消费者行为的变化,我猜,你有对封城以及限制令情况下消费者行为的变化或喜欢做的事情进行了研究,能否分享一下你们投资的关注点在哪里?以及,你们在哪方面重点推动你们的团队开发新的产品,以满足消费者已发生变化的行为偏好?

第二个问题,露丝,我们预期有可能有更大占比的员工将远程工作或在家办公,不需要量化,或许你可以谈谈在效率方面发生的变化,还是说从长远角度来看,会产生更高的潜在成本呢?

桑达尔·皮查伊:就第一个问题,线上的转变是巨大的,我们发现,人们在尝试新的东西,对更多事情感兴趣。比如,我们正在研究各种类型的用户旅程,以确保它们中的每一个都更好。好比,人们用谷歌搜索更多跟保健相关的信息,我们也会就此去思考这是怎样的一种用户旅程,并试图从长远角度对此种用户旅程的改进进行投资。我前面也提到购物,这也是主要关注点之一,还有教育领域。而在中小型企业以及大公司协同合作方面,这是G-Suite的潜力所在。所以这些方面的投资,对我来说都是振奋人心的。

但是,除了这些,我们其实最主要将精力集中在人工智能团队上,向其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投资,以发展下一代的张量处理单元(TPU)。团队正在建立更好的模型和更好的算法。所有这些,让我们能够做更多的事情,因此,这也是我非常感兴趣,想要持续投资的一块,这也是我长远来看让我感到兴奋的地方。

露丝·波拉特:针对在家办公这一块,我想这是一个很好的话题。因为,很显然,这跟我们很多的产品都相关,像是谷歌云、G-Suite等。而你问的是我们自己的成本这一块,尤其是上一季度,在资本支出方面,大家其实是能看出来的,这一季度相比而言,是有很大变化的。我们在办公室设施方面支出减缓了,我们开始重新思考,未来的工作环境将是什么样子的。我们持续把重点放在协同合作上,空间和地点也是很重要的,偶然的发现对创新来说非常重要,因此我们认为空间和办公室是非常重要的,也是我们重点关注的地方。那这在长远来看意味着什么呢?我们其实有在四十多个国家新开了大量的办公室,希望能开更多。而你提的问题呢,是关于这对整体成本结构意味着什么。我们预期2020年在办公室设施方面的资本支出将走低。

分析师:我只是好奇,能否谈谈短期内业务方面的趋势将如何呢?七月和六月相比有没有什么变化呢?

露丝·波拉特:当然,其实我已经有提到过搜索相关的内容了。但是,在更广范围内来谈这个问题呢,我们在六月底有做一个初步的预测,在三月底,YouTube的年增长率为大个位数,这是受到品牌的逆风的影响。而在第二季度末的时候,品牌的逆风减弱了,而在七月,增长更是有所回升。直接回应广告一如既往地强劲。而在谷歌广告投放网络(Google Network)方面,在第二季度末的时候,营收有所提高,而且我们有观察到,其在七月有小幅度的进一步提升。很显然,三周的时间算不上一个季度,但是,这是我们自六月底至七月底所做的预测。而如桑达尔所说,云业务一度表现强劲,业务增速如此迅猛,其实就是持续不断的朝着云端不断转移的一个趋势,没什么要说的其实。

分析师:桑达尔,我不知道你能在法规方面大环境方面聊得多深入。能不能勾勒一下大致情况,在这方面,你们有没有看到什么实质性的进程呢?另外一个问题,我们有看到,YouTube TV的价格有上涨,商业模式是很有趣的,但是,从长远角度来看,你是否认为对YouTube品牌来说,是战略上占据重要地位的呢?还是说,你认为是出于这是一桩高利润的生意的角度呢?

桑达尔·皮查伊:在法规方面,我们在监管之下运营已经是有一段时间了。我们意识到,这是合理审查,我们也有积极地参与到监管的流程中。从我的角度来看,我们对我们所采取的策略是很有信心的,也就是专注于用户,在我们所有的相关领域,我们给用户更多选择或者降低价格,而总体而言,创新的速度是极快的。因此,我们是动态且极具竞争力的。而我们也会在符合法规的条件下运作,如果有哪些方面我们需要作出改变,我们会作出改变的,我们会在这些重要的方面灵活应对。监管会持续一段时间,我们会致力于与其合作。

你的第二个问题,关于YouTube TV,这是个好问题。我前面有提到过,是从品牌角度谈的,人们如何看这个问题,人们对流媒体感兴趣。随着YouTube TV的规模逐渐扩大,我相信我们会看到更多的机遇。我们显然仍然处在产品建立的早期阶段,近期,我们新加入了一系列新的频道,并确保其正常运作。在美国,电视这个市场是个很大的市场,因此,如果我们能在这一领域进行投资并扩大其规模,我想YouTube随着时间也会变得更加有意义。我们对这一产品所收到的积极反馈而感到异常兴奋,但现在谈这个还是太早了。

分析师:第一个问题我想问桑达尔,你能否就前面谈到的人工智能相关策略展开来聊一聊?我特别想知道,自新冠大流行开始以来的过去5个月中是否发生了某些事情,让你认为有必要扩大高级别战略的规模,或者对过去的战略进行改变,以解决不论是与商业化还是与盈利有关的问题,亦或是解决整个公司的某些问题?

桑达尔·皮查伊:首先,这是一个全面有进展的领域。我对我们在人工智能方面的研发进度感到非常满意。对于我来说,重要的是我们作为一家公司是最先进的,并且我们处于领先地位。对我而言,我对我们的工程和研发团队在Google和DeepMind上的合作速度感到兴奋。具体来说,我们在语言理解等领域取得了良好的进展。去年大家看到了一些改进,BERT和搜索有了显着改进。 但是BERT花了我们几年时间才到达这个程度。但是类似的事情,我将来会看到更多。我为此感到兴奋。

我认为相对而言,我们仍未充分利用潜力的领域肯定是云。我们在这一块看到了潜力。我认为这也与希瑟(Heather)的问题有关。公司正在考虑迁移工作负载。但是,无论你身在何行业,从更长远角度来看,实际使用人工智能来为你提供商业解决方案是很有潜力的,而且我们还处于初期。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对于我们而言,就是将其中的还未连起来的点连起来,并将此作为解决方案提供给我们的用户。 我们已经在某些产品领域做到了这一点,但我看到未来会有更大的机会。

分析师:我只有两个问题。首先,关于YouTube订阅。你是否能谈谈,相对于150亿美元该业务领域的规模占比有多大吗? 我们知道的数字是其约占YouTube总收入的15%。然后,相对于广告而言,该领域更快的增长如何影响你们在YouTube这一块的长期盈利目标?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搜索的。听起来数字重新持平令人鼓舞。如果我们把旅游业排除在外,我想它增长还是蛮多的。那么,那么将旅游业排除在外,在其他所有的行业,你们怎么看搜索方面的增长的,跟广告业务坐对比呢?

露丝·波拉特:关于第一个问题,我们还没有详细介绍YouTube订阅收入中的细节。YouTube订阅的收入是“其他”收入,而不是广告收入。总体而言,当我们考虑机会时,我们的观点是,我又在发布订阅产品时谈到了这一点,它确实是顺应了我们用户的反馈的。 就我们而言,音乐是整个YouTube体验中的关键部分。这是观看时长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发现,用户想要选择优质的、无广告的且可下载歌曲和视频的YouTube体验,这才是这一业务的真正推动力。

此外,YouTube Premium还为音乐唱片公司和发行商提供了额外的收入来源。例如,在2019年,YouTube向音乐行业支付了超过30亿美元。我们所做的就是有意义地将我们的地域影响从2018年初的5个国家增加到今天的94个国家。今年早些时候,我们宣布YouTube Premium拥有超过2000万付费用户,比去年增长了60%以上。因此,我们的订户数量继续增长,这的确是由用户有了选择而带来的结果。

分析师:我的问题还是关于商业这一块的。除了市场职能和一些免费的年度促销交易之外,我想知道其他一些举措将如何发挥作用。具体一点来讲,例如你们之前是否专注于谷歌支付(Google Checkout)和谷歌地图(Google Maps)以及一些辅助功能,它们将如何在Google平台与购物相关的方面发挥与以往不同的作用?

桑达尔·皮查伊:好问题。我认为,最少得提供超简单的、令人愉快的体验,并且在收货和退货等方面,用户可以放心和满意。因此,端到端渠道非常重要。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就几个方面做了调整。如大家所见,我们取消了平台上销售方的佣金。一部分是想通过取消它,让他们将这部分钱重新进行投资,无论是运输、发货还是客户体验。因此,这对总体的体验很重要。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在Google上购买(Buy on Google)”的体验是一项值得深度投资的事情。显然,我们与PayPal的融合是我们进行投资的目标之一,以确保为许多用户提供尽可能接近一键式的体验。

分析师:我想问一个关于Google的比较宽泛的问题。Google在线上零售领域的定位如何? 我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Google一直处于中心地位。在过去20年中,搜索一直是谷歌的中心业务,而YouTube一直是电子商务和线上零售的中心。我们经历了新冠大流行,出现了一个真正的拐点。我们在亚马逊的结果中看到了这一点。我们在Shopify的结果中也看到了这一点。我不确定是否会在Google搜索业务的走向中看到这个拐点。可否大致说一下你们的想法?谷歌在过去的两年或三年,都处在在线零售需求加速增长的大环境中。 你们是否想要对产品和服务进行改变,以做更好的定位?

桑达尔·皮查伊:当然。我认为,作为一家公司,我们的实力来自为用户提供服务的不同类别,对吗?不仅仅是产品,还包括服务,涉及范围很广,包括旅游业等领域。因此,它是多元化的。 而在新冠大流行时期,存在着优势领域,但也有一些领域会受到影响。所以我认为这就是大家所看到的现象。在电子商务这一块,你是对的,直接电商提供商正在面临一个巨大的拐点。但这是必不可少的类别,例如杂货等,而我们不直接参与其中。但是,对我们而言,我们之所以要与新的领导团队长期专注于购物领域,是为了要确保,作为一个平台,我们正在不断完善,并且随着趋势持续变化,Google仍然是人们进行这些用户旅程的重要的地方。

从长期来看,我看到了一个与我们正在投资的领域相关的增长机会。这些投资不光是投在了搜索领域,还有与购物相关的搜索、还有YouTube、还有在云端给零售商提供帮助。这是一个企业自然而然想跟谷歌合作的领域,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因此,我们将此视作一个巨大的机遇。(朱天瑶)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iffanyandboyo.cn